• 您现在的位置:
  • 皇朝军事网
  • 历史
  • 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2020-04-06 03:50 关键词:张继,书艺,大连艺术学院 分类:历史 阅读:107

    大艺立书灵为美——简论“张继书象”

    吕国英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吕国英,批评家、作家,解放军报社文明部主任、《长征副刊》主编、高等编纂。建立“气墨灵象”艺术论,提出:“气墨”是笔墨的将来、“灵象”是象的远方、气墨·灵象互为情势内容、美是“气墨灵象”、“艺法灵象”揭露艺术终极性纪律等诸多新立论、新观点,构建全新艺术理论系统。撰写出版专著多部、批评多篇,逾数百万字,当中,《大艺立三极》《将来艺术之路》系中英文双语出版;《陶艺狂人》《神雕》等专著屡次重版,多篇(部)作品获国度、戎行关键奖项。

    一论“张继书象”,妙化于“融”。

    又论“张继书象”,审美于“汉”。

    再论“张继书象”,浑然于“象”。

    从论“张继书象”,立象于“正”。

    还论“张继书象”,筑基于“言”。

    后论“张继书象”,入灵于“美”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谈今世书法,论当代书艺,不管从继续之深、立异之探,照样在匡正之义、引领之广,或是于书学之拓、演进之远,张继均是绕不开的人物。特别在当下文艺乱象纷呈,而字画为甚、书法尤甚的语境下,检视、探研、解读之,其代价意义尤其凸显。

    书者,笔墨汉字也。先贤造字,史有“六书”之论,而“象形”位居之首,余者“五书”,如指事、会心、形声、转注与假借,皆以“象形”为基础。如斯,字者,象也。也如斯,书艺者,艺象也。

    明显,中国笔墨是“象”思想形状,而美学、艺术、审美尤需“象”思想,又是典范“象”思想。也是在此意义上,张继书艺征象之各种出现与兆示,是以“张继书象”综合之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1

    一论“张继书象”,妙化于“融”。

    融者,“鬲”“虫”相合,本义为炊气上升、冬虫苏醒,引伸为大地回春而冰雪溶解,表达了无陈迹地化合、交换与转化。如斯,融者,和也,是为多元之集成,亦为极致之调和。

    张继尚融,立斋号“融”,之谓“融斋”;自刊“融”章,之谓“四融”,此四融者,诗、书、画、印也。由是,张继书学以“融”为念,张继书艺立“融”为本。

    察书法演化,观张继书艺,探其哲学、美学、文明内在,其上追秦汉、中瞻晋唐、下探宋元,以师古贤书艺为本;又涉东西方哲学、美学、艺术,以师古今中外良好文明为补,是为书艺之融,又为诸艺之融,尤其文明艺术之融。

    研张继书艺,其以隶书扬名,并以“张隶”享誉书坛,但其真草篆行、铁笔刊艺,均成就非凡,进之博取诸艺之魂,滋养其书,备受瞻目。其书艺之象,既似隶非隶、似篆非篆,又似楷非楷,似行非行,但既有隶、有篆,也有楷、有行,是为集篆、隶、楷、行者,或称“张继书象”者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艺术尚融,是为纪律使然。自晋唐以降,诸多各位均功自“融”者。王羲之即是“融”的范本,张旭亦同,怀素特别如斯,不但融张芝、索靖、钟繇,还融“二王”、张旭、邬彤、颜真卿、欧阳询,成为与张旭双峰僵持、书法史上地道且罕见的集大成书艺各位。有道是,字画同源,绘写难分。绘画史上,“融”者巨头,多有凸显。好比,林风眠、吴大羽,又好比,赵无极、朱德群、吴冠中,还好比,徐悲鸿、李可染,皆为中外艺术史上,追“融”各位,集“和”成美。

    论及历代书艺,梁巘曾言:晋人尚韵,唐人尚法,宋人尚意,元明尚态。余慎重补论:清人尚碑,今人尚融。书艺演进,空间趋仄,然“融”者阔焉,既可融纵向,又可融横向,还可纵横同融,是为艺术大道,特别当下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,文明无界成趋,艺术必至“无界”,正可谓,融者,扬帆之风,正值劲也。

    张继尚融,不但行早,更加行远,且几近进入既有彼、又存此、尤立我,且调和一体、自成一格的境地,是才思、艺商所举,恒志耕作所力,也是艺术造化所愿、期间精神所孕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2

    又论“张继书象”,审美于“汉”。

    张继自刊闲章,名曰:“慕汉”,每每爱不释“卷”,特别书有得意之作,则慎重钤之,是审美豁然,也为“胶葛”与“汉”之感验。

    慕汉之“慕”,上为“莫”,表达暗自、悄悄;下为“心”,示意想望、神往。而“汉”者,原字为“漢”,其右边部份为“熯”之本字,示意披枷套索,指汉水之域,为现代华夏朝廷经常放逐政治人犯之水域,也有“难域”之称。刘邦起家于汉水、史诗般创始汉代帝国以后,此汉引伸为汉代、汉字,兹特指汉代书学最高成就,尤指秦篆、汉隶也。如斯。张继慕汉,是其追慕、神往秦篆、汉隶,并视书艺研学基点。

    艺术创作之感验、体悟,有师造化之论,而挑选“造化”视点,无不磨练艺者审美与才学、伶俐,兹如观“有限风光在险峰”,攀缘不至,无觅最美;攀爬甚之,矫枉过正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依哲学、美学论,亚里士多德的事物“本体”说,有“作为存在的存在”之论;柏拉图的艺术“模拟”论,有“影子的影子”之说。借此论以喻之,物是字的本体,字是物的影子,而书(艺)则为影子之影子。明显,若取物为“上”,则与书艺无关;而取“影子”(早期象形笔墨)为“上”,此时之汉字尚不美满,也非誊写形状,难以成为艺术载体,进而没法进入艺术;挑选“影子的影子……”,又阔别字之“本体”,每每有“走样”“脱象”之嫌。如斯,间隔“初字”近来又最趋美满的汉字(书体),是为书艺审美“取法”之基。如此,秦汉之(小)篆、隶,似以义不容辞、又舍我其谁之态,出如今审美“视点”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继慕汉,其“取法”(汉隶)是哲学的,也是美学、艺术的,不但具艺术审美之素质要义,也是其书艺开悟、伶俐灵明所示,对书艺取法探研、匡正书学世风,无疑大有裨益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3

    再论“张继书象”,浑然于“象”。

    象者,象也。先贤造“象”,源自生物之象,如《说文》载:象,南越大兽。与天然事物相联系,常有形象、印象、天象、景象等“象”称;与社会人文相联系,又多见设想、相象、象形、意味、超象、拟象、笼统等“象”喻。

    十分值得考虑与玩味的是,前人造“象”,缘何立(竖)“象”为象?是承载联想?照样内在微妙?抑或正是于“横”立“纵”中,大象之(美)“象”被发明出来,“象”自成为象的艺术,而此象(形)又通义于彼象(形),离别对应于物的标记或情势。由是,字源于物,字皆为象。

    前论曾述,汉字属“象”思想形状,艺术创作是典范的“象”思想。释言之,象由物来,象自形移,象悟由心。正由此,汉字入艺之要件,既得天独厚,又与“生”俱之。而将汉字升华为艺术,书者当须入象。

    读张继作品,观张继创作,感其入象演进:先念书文物象,再化誊写情象,又悟书法意象,后创书艺心象,终追书道灵象。无象不书,不书无象,不但是张继书艺的特别寻求,也为张继书艺的非凡感悟,照样张继书艺的独占特点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依笔墨书艺论,一笔一象,一墨一象,一字一象,一文一象,一帧一象,进而笔墨为象,字文成象,书艺立象。书艺创作既求笔、墨、字、文等诸元素皆入象,更求诸象集象,构成相映成趣、浑然天成的书艺作品,如“乱石铺路”、诸音一概,或如满穹繁星、一目景观。换言之,就是作品之文法、字法、笔法、墨法、章法,诸法一体,调和一象。

    检视当下书法乱象,凸起出如今邪象、怪象、媚象、秽象、滞象等。邪象就是妖异神怪、旁门左道;怪象就是蛮横卑鄙、奇异无稽;媚象就是低级趣味、谄谀讨巧;秽象就是粗浊肮脏、丑陋肮脏;滞象就是凝滞僵死、毫无灵性。归结为一点,就是无象,就是没有立象之象,而没有立象之象,就是了无艺术之象、不入审美之象。进言之,既无笔墨之象,也无文法、字法之象,还无章法之象,更无整一之象。明显,无象是书法乱象的典范与极致出现,也是书法乱象的关键地点。

    张继入象方创作,书艺求灵象,对匡正书艺之风、引领书艺风气,是为正能量,也为书家的义务与承受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4

    从论“张继书象”,立象于“正”。

    张继立书艺之象,既求书之有象、书艺呈象,又求书象整一,尤求书象之正大景象。

    何谓正大?前者“正”,上为“一”,示意“天”,下置“止”,是为“足”,具“行”意,亦为止,示意“止错”“规矩”。古文“正”者,上方有“二”(两横),一说示意“彼苍”,又说示意“六合”。后者“大”,当中“人”者为“人”,“一”者为“人”之“伸开的双臂”,字之本义:顶天立地之人,如《说文》载:大者,天大、地大、人亦大。如斯,正者,六合间端行者;大者,六合人也。正大者,天人合一也。也如斯,正大景象者,天人合一审美境地也。

    依哲学、美学论,天人合一是哲学、美学及艺术审美中,表现根本性、终极性伶俐、感验与认知,焦点意涵在于:人与天然、社会,主观与客观、感性与理性等调和同一之关系,是人文生长中,由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的超验境地与至美情态。东方的中庸理念,夸大守住中庸、摒弃南北极;西方的感性、知性、理性之认知论,夸大知性的不可逾越,是为明智与悟性。如斯,艺术要出现正大景象,艺术产业怀天人合一之畏敬,须入天我为一之境地,而入此境,感性关键,理性一样关键。无感性则无热情,无热情即无艺术;无理性则没法式,没法式即无审美。艺术演进中,每每出现感性对感性的度越,构成新感性;理性对理性的度越,构成新理性,并在新的高度上,构成新的调和关系。进言之,没有理性的感性,难以驾御;没有感性的理性,没法前行,且二者跬步不离、不可偏废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回望晋唐以降书法史,学界何有日渐式微之感喟?缘由或有诸多,但感性、理性离散是为重责。君不见,宋王赵佶,“瘦金”成范,是为理性至极而至,以致被“宋版刻本”送进汗青,几近闭幕艺术任务;北宋四各位前三者中,苏(轼)书被“誉”“石压哈蟆”,其感性亦遭石压?黄(庭坚)写获“赞”“死蛇挂树”;米(芾)立自“谦”“一洗二王恶札、晖映皇宋万古”。理性也挂树?抑或也“狂颠”?至元赵(孟頫)体,死追二王,“用笔千古不容易”,感性又千年不复?近清傅山,有“四宁四毋”(宁拙毋巧,宁丑毋媚,宁支离毋轻滑,宁爽快毋支配)立论,是为书象时境,也为心言感慨,兹又何谈感性、理性相同一?

    张继明史即鉴,知而行之。前述言,其自刊“慕汉”“四融”,爱不释“钤”。而“中庸”“朴率”“三省”“放怀”者,同为刊篆自用,亦为爱不释“钤”,是其思惟理念之归结,也为其艺术创作之探践。

    读张继书艺作品,品张继书美味道,其笔法求迷茫劲健、刚柔相间;墨法求茂朴华滋、厚重灵透;结字求奇崛多变、动中寓静;章法求犬牙交错、随遇而安,均为书之正大景象之物化,也为书之诸要素的具体化、身手化,既统摄于其思惟、理念,又效劳、建构于其思惟、理念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5

    还论“张继书象”,筑基于“言”。

    张继书艺立正大景象,立之正,即将远,基础在“言”。

    言者,就是立言、立论,就是著文、立说。中国古时仁人志士,有“三不朽”之命题,彰显永久哲学、美学之代价意义,即“树德、建功、立言”,是为耸立品德、建构功勋、提出灼见。简言之,就是做人、干事、做学问。

    明显,誊写是文明人事,文明人著文、立说是为根基要务。古时文人有“琴棋字画”之雅具,当中书者,既指誊写者,也指著书、立言者。杨雄曾言:“言者,心声也。”刘熙载亦论:“书者,如也,如其学,如其人,如其志,总之曰如其人罢了。”当中,“言”“学”者,几与上“言”、上“论”意近涵同。如斯,书家立言是根基素养,又是恒之所求。

    张继书艺以言筑基,一者书艺演进,学问是滋养之源;二者容身全要素原创,诗文词赋不可或缺;三者纪录艺术感言、审美心声,无“言”非以存念;探研书艺演进,无“论”又何能明见?其位列第六届兰亭奖、获奖作品最高奖的三件作品,从诗文撰写、刊字提炼,到边款释解均为原创,是全要素原创的一次大考,无不出现其做学问之功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厚积学问之养,张继既创文明工程性巨制,也撰富有看法的书法、篆刻精论,其《中国字画千字文》,集古今字画文明演进之大成,可谓前无前人的绝代之作;又如《我之今世书法创作观》《尚法 师法 变法》等,多篇(部)专著、专论为学界存眷,被誉当今书法篆刻新论之篇章。

    纵览书法史章,历代书法巨头,哪一不是立言、立论高手、学问各位。张旭狂草一绝,诗亦了得,与李白、贺知章等同列“饮中八仙”,亦与张若虚、包融等同享“吴中四士”。“全国第一行书”书之美、文之妙,于曲水流觞之间,逸出王羲之心、手之和,难道书圣厚积、广博也?欧阳询唐楷称首,书论亦绝,多部专论均述独到看法,影响长远,迄今散布。反观现今世书者,临时不管书法水平、品性修为,凡是书皆抄前人句,举笔就那三几首,还每每错也、漏也,且繁简交互、本演错置、形义不分者,敢问立论、立言?能奢著文、立说?

    实在,书者为文,立言、立论是根基请求、最低标高,又每每视为最高寻求、无尚尺度,由于艺术攀附可否至高、行进可否致远,终究在于文养厚积水平、学问广博与否。

    张继善诗文、词赋,重立言、立论,起步早、诗性好、富才学,又善下苦功,积学有恒,以升华审美、滋养书艺,自为期间厚爱,也为后学所尚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6

    后论“张继书象”,入灵于“美”。

    美是存在,美为整一;美在表达,尤在发明。美学答复美、引领美;艺术表达美、发明美。换言之,美是对于艺术的哲学,发明美是艺术美的最高层级,也是艺术审美的至高代价。

    张继书象之美,是为建构,亦为发明,具有独特性,也有唯一性,且自构系统,自成一格。兹为逸形创变所示,更加入灵追美所愿。

    那末,书艺应当怎样认知,又属何种言语情势?以差别的逻辑层面、时空视点论,书法有空间艺术、造型艺术说,又有静态艺术、视觉艺术观,另有笼统艺术论,且后者尤被倚重,称东方自豪,并誉民族精炼。但是,念书法汗青、研书学征象,结论也许反矣。事实上,汉字自秦汉范例,书法至晋唐成法,汉字、书法(真草隶篆行)皆成“物”象,从艺术言语上论,即为“具象”,凡书学(临帖)皆近乎咿咿学语、盘跚学步,具象均难成“象”,何谈进入意象,又怎样“天生”笼统?如斯,不是提笔便可书法,弄墨就是书艺。事实上,在书学、誊写、书法、书艺、书道“五种境地”中,当下书者几近在第一层级,仅有少少部份进入第二境地,而进入第三境地者,更是微不足道。入法难、出法更难,入艺尤难,更遑论书道!何故如斯?既蒙昧逸形者,亦无晓入灵也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谈书研象,再读怀素、唐太宗,似如醍醐灌顶。怀素学书,写穿木盘,又种万株蕉叶而不及,欧体已至乱真,但终究离“欧”远行,成就独步狂草;唐王李世民好书,近乎敬拜王羲之,命令全国征集右军真迹,并重金购入而习之,然终不随书圣后尘,自成“虎步龙行”。二者皆成王者绝唱,均立典范意义。此典范,即为逸形入灵之典范。

    张继以史明志,感悟书道。临者,仿也,如描形摹象,属写真层级,而写真不是艺术;草圣、唐王书成,意在创变,而逸形入灵是变之所倚,也是焦点、精华。继而,张继探研,书之逸形,就是逸出版之法、字之形;而艺之入灵,就是进入灵性之境、审象之美。

    不问可知,逸形不容易,入灵甚之。张继明理而苦耕,入艺而象随,几十载入法、出法之艰途,先工书法具象,后探书艺意象,并于逸形入灵中,感验与体悟书象至美,攀附更高书艺层级。

    静读张继书艺,品鉴张继书象,感触包含其间的静穆之气、灵妙之韵,张继之书艺的“诗与远方”,似惚恍之间,正在走来。

...书象”:大艺立书灵为美|张继|书艺|大连艺术学院

    北京

联系邮箱:1390477380@qq.com 客服QQ:1390477380

2002-2019 Copyright © 皇朝军事网 版权所有